仲秋

且吃且珍惜"( ̄_, ̄ )"

【法扎/萨莫萨】三次沃尔夫冈失去了声音,一次他没有找回来

[萨利耶利]

萨利耶利正在宫廷里找人。
萨利耶利听说莫扎特哑巴了。这个谣言传了好几天。
少了个噪音源,这些天的宫廷明显安静了许多。
某天在宴会的角落取甜品的时候,萨利耶利听到几个小姑娘在一起抱怨。平时花言巧语的沃尔夫冈不知道在玩什么情趣,不论怎么逗,都不说话了。
上次与罗森伯格会面的时候,他也提到,最近莫扎特的气焰收敛了不少。有次遇见,只是像哑剧演员一样夸张的行了个礼就走开了,对他挑衅的话语不置一词。这让罗森伯格很是意外。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令他烦心的是,莫扎特的歌剧下周就要在皇帝面前预演了。如果他是真的哑了,一个指挥不能出声指点,乐队排练的效率会降低很多。预演不顺利,作为宫廷首席乐师,他自己也得负连带责任。
‘必须监督他的音乐顺利上演…’
萨利耶利在连廊里加快了脚步。
隔着玻璃窗户,他看到了坐在花园草坪上,被一群莺莺燕燕包围着的莫扎特。
萨利耶利推开门,站在阳光下。
“莫扎特大师。“
“怎么了,萨利耶利大师?“莫扎特耀眼的蓝眼睛望了过来。
这下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谣言不攻自破。

[莫扎特]

莫扎特很苦恼。
刚才不由自主的回应加重了原本的麻烦,身边的小姐姐们都不乐意跟自己玩了。
“莫扎特先生宁可和萨利耶利大师打招呼,也不乐意跟我们讲笑话!“小姐姐们很不高兴。
‘怎么会呢,你们甜的像蜜糖,可比他可爱多了!’莫扎特想,但是说不出口。
因为就算张开嘴,他也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他还是不说话,小姐姐们都生气走了。莫扎特一个人躺在草坪上胡思乱想,想起了一个和哑巴有关的笑话。
从前有个王子一年只能说一个字。他五年没说话,只为攒够字数向公主告白。
“公主我爱你!”
结果公主回了个字让他差点昏厥。
公主说:“哈?”
…笑不出声。
也许缪斯给了我音乐,就要取走一些什么作为代价吧。莫扎特想。
虽然对于一个活泼的大天才来说,不能说话也并不是多么严重的问题。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想法永远写在脸上。而且他还有音乐。
但是不能说话,终归是不自由的。
莫扎特有点郁闷。
刚才好不容易能说话,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九个字啊,会不会我已经把未来九年份的话都说完了…莫扎特想。
不过,王子说话的条件是时间。我说话的条件,干嘛不干脆去测试一下呢?
莫扎特从草地上爬了起来,开始行动了。

[萨利耶利]

萨利耶利现在很恼火。
宫廷里好不容易消失了一个多星期的噪音源,又出现了。
而且是在他的身边。
时时刻刻,都在他身边。
这个家伙,好像要把之前玩游戏憋住没讲的话都说出来一样,手舞足蹈的围着他废话。
“我在享受说话的自由”那个欢乐的小怪物说到。
萨利耶利觉得这个理由成立。可这并没有解释到底是哪来的必要性让他觉得必须得一直跟着自己才可以有这种自由。
而且还是难听公鸭嗓,真是让人难以忍受。
“莫扎特大师,”
借着一起吃布蕾的片刻清净,萨利耶利终于问出了口。
“你一直跟着我,究竟有何贵干?”
你的嗓子怎么了?还有你的小姐姐们呢?
这两个问题,萨利耶利没有问出来。
莫扎特没有正面回答。
他先是讲了一遍王子对公主说五个字的笑话,然后狂笑不止。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他为什么不干脆先写情书呢哈哈哈哈哈哈”
萨利耶利低头。
他用小勺的背部,轻轻敲碎了布蕾面上的焦糖壳,然后皱眉。
用力过大,不小心把布蕾娇嫩的表层给敲坏了。

[莫扎特]

莫扎特看着低头玩布蕾的萨利耶利,闭上了嘴巴。
他没好意思说,自己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讲出话来。
虽然并没有这个意思,可这句话听起来真的很像奇怪的告白。
‘又不是说我想这辈子都和他绑在一起。’莫扎特想着,安静的吃起了布蕾。

[萨利耶利]

享受完片刻的沉默,萨利耶利看向并排的两个布蕾碟子。
“既然大师尚有时间,不如我们借此机会让乐队彩排一次下周要在陛下面前上演的曲目。”
莫扎特张开嘴,又闭上,点了点头。
萨利耶利奇怪了一下为什么莫扎特开口却不说话,但心里高兴可以提前检验一下莫扎特的排练成果,所以并没有多问。
“通知一下乐团。”萨利耶利对一旁侍候的佣人说。
然后两人就这么沉默着,一前一后的向剧院走去。

[莫扎特]

‘怎么回事!!’莫扎特在台上指挥,内心却在呐喊,‘为什么突然又说不出来话了!难道我的推测有错吗!’
他看了一眼正把头埋在谱子里的萨利耶利。
至少我的音乐还在。他满意的想。
只不过这下,把声音找回来的难度可就大了。


*fin*

3号那天专程去现场听法扎,可是出于各种原因现场效果并不如期待中的完美。出于怨念写了这篇文。
本来想了个更有意思的梗,但是就算想破头也圆不回来,只能傻白甜了。
如有ooc也请多担待。
鞠躬。

评论(7)

热度(42)